騙子橫行的房產中介業,貝殼找房能否吞卷江湖

2019-06-29 來源: 網絡整理

瀏覽

饕餮貝殼:能否吞卷江湖?

采寫 | 閆妍

編輯 | 章劍鋒

出品 | 網易科技《后廠村7號》欄目

2018年4月23日,中國二手房市場最大玩家左暉決定轉換賽道,這家線下傳統中介機構不甘于被互聯網企業入侵,意欲倒攻線上,從直營的鏈家切換到大居住平臺貝殼找房,意欲通吃線上線下中介市場。

貝殼找房起于鏈家,但不同于鏈家的垂直自營模式,其使命是建立“淘寶式”的房產中介平臺。

在左暉的藍圖里,貝殼找房有望建成中國最大的互聯網房產平臺,鏈家則成為貝殼找房平臺中最大的自營品牌,與其他加入的中介品牌,共享平臺帶來的線上客戶、房源和服務。

成立近一年,貝殼找房估值達到了95億美元。2019年3月,貝殼找房宣布正式啟動D輪投資,其中騰訊領投8億美元。有參與交易的核心人士向媒體透露,貝殼找房本輪估值95億美元。

雄心勃勃的貝殼找房想登上房產中介平臺“王座”。但和所有的企業變革轉型一樣,貝殼在邁出吞卷線上線下市場的步伐時,內部分歧和外部敵意雙雙陡現。

在《后廠村7號》記者采訪過程中發現,貝殼找房員工們對此愿景有共識、有期待,但在緊張的擴張節奏和頻繁架構調整下,這份價值觀正面臨著撕扯。

與此同時,隨著貝殼找房的橫空出世,房產中介市場的利益格局面臨重新洗牌。不僅對老對手我愛我家、中原地產等中介品牌發起攻擊,也讓“端口之王”58同城忌憚。

在這場涉及行業利益之爭中,拉幫結派、攻擊爭吵、甚至訴訟封殺……正在輪番上演。

破除“柏林墻”

從線下傳統中介逆襲成為互聯網大居住平臺,貝殼試圖用實際行動沖刺更高的目標。根據貝殼找房公布的初戰戰績:2018年底貝殼平臺入駐的房產中介門店接近兩萬家——這個數字已經突破了過去17年鏈家自身的門店拓展速度。

但在高光背后,決策層強勢轉舵伴隨而來的架構調整、人員動蕩也讓這個新團隊經歷著陣痛。

2018年4月23日,貝殼找房CEO彭永東通過公開信宣布貝殼找房正式誕生。

一個月后,張海明卸任深圳鏈家總經理,回北京赴任貝殼找房大中華南區COO。

業界傳聞,這一次張海明從鏈家帶走了1700人。“去年貝殼在深圳有兩千人,這兩千人肯定不是一夜之間來的,是從鏈家帶來了大部分。”一位貝殼內部知情人士向《后廠村7號》記者透露。

當年5月,鏈家集團進行了第一次架構調整,鏈家被拆分為(直營)鏈家地產、(加盟)德佑地產和(找房信息平臺)貝殼找房三大并行業務板塊。

饕餮貝殼:能否吞卷江湖?


鏈家集團前中高層陳莉在談論那個時間段時,最高頻出現的詞匯是“亂”。

在借助互聯網效應成為一家千億市值的互聯網房產公司的偉大目標下,和陳莉一樣,鏈家集團員工對于這個愿景抱有共識和期待的,不乏其人,但現實卻也骨感,新戰略在執行過程中產生了諸多內部分歧和撕扯。

“老板希望這個模式能夠跑得通,但到去年底顯然是很難跑下去了。”在鏈家網前員工張城看來,這一次“變法”推行存在著一個頑疾,就是各自為政。

他用一句話總結:“就是互相我不聽你的。”

張城舉例解釋了這場內部角力:德佑和貝殼同時看中了一個門店,德佑希望這個門店可以做加盟,貝殼的目標卻是讓它加入平臺。“貝殼是老大但話語權也沒有那么高,德佑也不想只拿貝殼挑剩下的(門店)。”背后矛盾的根源在于,兩個業務各自擁有獨立的KPI系統,各自向自己的城市總經理匯報。

業務間“柏林墻”林立。“大家行動不一致,就會在里面想辦法爭搶資源。”“內耗是無法避免的。“

無法考證,決策層是否感知到了矛盾所在。但在今年1月,貝殼宣布啟動了新一輪的組織架構調整,左暉拍板為貝殼再次擴權,將貝殼、德佑、鏈家三者管理團隊合并,統一納入了同一個管理平臺之下,由貝殼找房CEO彭永東直接領導。

饕餮貝殼:能否吞卷江湖?


彭永東攝影:李艷艷 圖源:中國企業家雜志

韩国1.5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