劈波斬浪駛向光明未來(中國經濟縱深談①)(2)

2019-06-27 來源: 網絡整理

瀏覽

  “中國經濟是一片大海,而不是一個小池塘。”“狂風驟雨可以掀翻小池塘,但不能掀翻大海。”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瞻遠矚、運籌帷幄,作出做好“六穩”工作等重大決策部署,我國經濟運行在外部不確定性因素增加的情況下仍然保持穩健。

  外貿穩住了——扎實推進口岸提效降費,針對特定企業試行增值稅、消費稅免稅政策,做好進出口企業金融服務……一系列穩外貿“組合拳”為出口企業打開新天地。今年前5個月,我國貨物貿易進出口總值同比增長4.1%。

  投資增長了——在穩投資政策引導下,我國投資和市場環境持續改善。今年前5個月,全國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長5.6%。

  經貿摩擦以來,特斯拉來中國建廠、寶馬在中國增資、第一家外資控股證券公司落地……中國吸引外資魅力不減、腳步不停。

  “不少美國企業選擇在中國投資設廠,這是投資轉移效應的必然結果”,商務部研究院對外貿易研究所所長梁明說,中國的關稅反制措施會削弱部分美國產品在中國市場的競爭力,為避免給自身發展帶來不利影響,美國部分企業干脆繞過關稅壁壘,直接在中國設廠,以最大限度爭取中國消費者。

  消費強勁了——提升消費能力、推動消費升級措施接連推出,讓居民“能消費”“愿消費”“敢消費”。今年前5個月,我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長8.1%,其中網上零售額同比增長17.8%。

  “三駕馬車”拉動中國經濟平穩前行。今年一季度,中國經濟同比增長6.4%,與去年四季度持平,好于預期,實現良好開局。“中國經濟運行保持在合理區間,呈現總體平穩、穩中有進的態勢。”國家發展改革委副主任寧吉喆說。

  影響可控——經貿摩擦影響會在經濟動態調整中大大減弱

  貿易保護主義是“增長之敵”。盡管中美經貿摩擦的規模和強度史上罕見,但對于擁有龐大體量、強大動力、巨大潛力的中國經濟來說,這種影響總體上依然是有限的。

  從宏觀層面看,經貿摩擦對中國經濟影響總體可控,一系列有針對性的措施能有效對沖不利影響。

  經貿摩擦以來,不少專家和研究機構通過模擬現實經濟運行狀態,估算出經貿摩擦對中國經濟增長可能帶來的負面影響。

  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高凌云測算,美國對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征25%關稅,將導致我國GDP增速下降0.3個百分點,如對剩余約3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征25%關稅,將導致我國GDP增速下降0.52個百分點。

  中國農業大學國際經濟研究所貿易政策模擬實驗室的模擬結果顯示,美國對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征25%關稅,且中國對原產于美國的600億美元商品進行反制,中國的GDP增速將下降0.622個百分點;如果美國再對另外約3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征25%關稅,且中國對美國的所有進口商品進行反制,中國GDP增速將下降1.008個百分點。

  然而,看待經貿摩擦影響,僅僅靜態地計算數值遠遠不夠,還要看到經濟發展具有動態調節能力。這其中既有市場自發的調節功能,也有國家宏觀調控的重要作用。特別是在中國,政府有很強的宏觀調控能力,有充足的調控政策和工具。因此長期看,經貿摩擦的影響會在經濟動態調整中大大減弱。

  比如,去年10月1日開始的個稅改革,減輕了中低收入群體的負擔,激發了居民消費潛力。北京大學國民經濟研究中心近期發布的研究報告顯示,這項改革最終可擴大消費支出7176億元,以2017年的GDP計算,可拉動中國經濟增長0.87個百分點。由此可見,僅個稅改革一項措施,就能在相當程度上抵消專家們估算的經貿摩擦帶來的GDP增速下降。

韩国1.5分彩